若中满复有闭结,亦无论标本,当先治闭结,后治中满,谓尤急也。除闭结中满之外,皆先治本,不可不慎也。假如肝受心火之邪,是从前来者为实邪,当泻其子火也。故经曰,本而标之,先治其本。入肝经药为引,用泻心火药为君,是治实邪之病也。假如肝受肾邪,是从后来者为虚邪,当补其母水也。故经曰,标而本之,先治其标。入肾经药为引,用补肝药为君,是治虚邪之病也。

凡治病者,必先治其本,后治其标。若先治其标,后治其本,邪气滋甚,其病益蓄;若先治其本,后治其标,虽病有十数,证皆去矣。谓如先生轻病,后滋生重病,亦先治轻病,后治重病。如是则邪气乃伏,盖先治本故也。若有中满,无问标本,先治中满,谓其急也。若中满后有大小便不利,亦无问标本,先治大小便,次治中满,谓尤急也。又如先病发热,加之吐利大作,粥药难入,略缓治热一节,且先定呕吐,渐进饮食,方兼治泻;待元气稍复,乃攻热耳。此所谓缓则治其本,急则治其标也。

夫用药者,当知标本。以身论之,外为标,内为本;气为标,血为本;阳为标,阴为本;六腑属阳为标,五脏属阴为本。以病论之,先受病为本,后传变为标。凡治病者,先治其本,后治其标。虽有数病,靡弗去矣。若先治其标,后治其本,邪气滋甚,其病益坚。若有中满,无问标本,先治其满,谓其急也。若中满后有大小便不利,亦无问标本,先治大小便,次治中满。谓尤急也。又如先病发热,后病吐泻,饮食不下,则先定呕吐,后进饮食,方兼治泻。待元气稍复,乃攻热耳。此所谓缓则治其本,急则治其标也。除大小便不利及中满吐泻之外,皆先治其本,不可不知也。假令肝受心火之邪,是从前来者为实邪,实则泻其子,然非直泻其火,入肝经药为之引。用泻火为君,是治实邪之病也。假令肝受肾邪,是从后来者为虚邪。虚则补其母,入肾经药为之引,用补肝药为君是也。标本已得,邪气乃服。医之神良,莫越乎此。

琥珀

治病当知标本。先受病为本,后传流之病为标。如先感轻病而后滋生重病,亦先治轻病而后治重病,于是邪气乃伏,盖治其本故也。若先治本,虽病有十余症皆去矣,不先治本,而治其标,邪气益甚,病势益重,不可去矣。若有中满,无问标本,先治中满,谓其急也。

除大小便不利,及中满吐泻之外,其余皆先治其本,不可不慎也。假令肝受火之邪,是从先来者为实邪,实则泻其子也。然非直泻其火,入肝经药为之引,用泻火为君,是治实邪之病也。假令肝受肾邪,是从后来者为虚邪,虚则补其母,入肾经药为引,用补肝经药为君是也。又《经》云∶工为标,病为本。但标本已得,邪气乃服。谓医工无失色脉,用之不惑,治之大则。若反理到行,所为弗顺,岂惟治人,而神气受害。病者当去故逆理之人,宜就新明悟之士,乃得至真精晓

桃仁

天阳无圆,气上外升,生浮昼动,轻燥六腑;地阴有方,血下内降,杀沉夜静,重湿五脏。

细辛

以全已也。此二法乃治病之至理,诚医之良规也。

丁香

夫治病者,当知标本。以身论之,则外为标,内为本;阳为标,阴为本。故六腑属阳为标,五脏属阴为本。各脏腑之经络,在外为标,在内为本。更人身之气为标,血为本。以病论之,先发病为本,后传流病为标。

味之薄者,为阴中之阳,味薄则通,酸、苦、咸、平是也。味之浓者,为阴中之阴,味浓则泄,酸、苦、咸、寒是也。气之浓者,为阳中之阳,气浓则发热,辛、甘、温、热是也。气之薄者,为阳中之阴,气薄则发泄,辛、甘、淡、平、凉、寒是也。

白术

茯苓淡,为在天之阳也。阳当上行,何谓利水而泄下?《经》云∶气之薄者,乃阳中之阴,所以茯苓利水而泄下。然而,泄下亦不离乎阳之体,故入手太阳。麻黄苦,为在地之阴也。

五味子

麻黄

燥降收

风升生

枳壳

中央∶戊湿,其本气平,其兼气温凉寒热,在人以胃应之。

石膏

川椒

天麻

五方之正气味

中央∶己土,其本味咸,其兼味辛甘酸苦,在人以脾应之。

益智

枳实

用药升降浮沉补泻法

京三棱

威灵仙

药类法象

茵陈

寒沉藏

阴当下行,何谓发汗而升上?《经》云∶味之薄者,乃阴中之阳,所以麻黄升上而发汗。然而,升上亦不离乎阴之体,故入手太阴。附子,气之浓者,乃阳中之阳,故《经》云∶发热。大黄,味之浓者,乃阴中之阴,故《经》云∶泄下。粥淡,为阳中之阴,所以利小便。茶苦,为阴

茴香

羌活

清阳实四肢,清之浊者也。

五味所用

麦门冬

苦寒泻湿热,苦甘寒泻血热。

黑附子

薄荷

缩砂

人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